新闻中心

木文创国家联盟走进广东 助力全产业链技术协同创新

1

前不久,2021中国木文创产品(木门及木作)发展论坛暨第十届中国木门+产品大会在广州召开。作为主办方之一,木文化创意产业国家创新联盟(以下简称“联盟”)理事长周宇,在大会上以《缘木古今 推门衲穗》为题,对中国木文化产业的起源与创新情况进行了介绍。

他表示,联盟将深入开展木文化创意产品全产业链技术协同创新工作,促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木材工业深度融合,提升我国木文化创意产业整体创新能力和综合竞争力。 

2

周宇理事长展会期间在某品牌发布会上发表热情洋溢的演讲

这次在广州召开的中国木文创产品(木门及木作)发展论坛,正值中国建博会(广州)如火如荼地开“展”之际,周宇与中国木材与木制品流通协会会长李佳峰、中国木制品流通协会会长张国林、常务副会长张鹏、中国建博会负责人刘晓敏、搜门网CEO石兴一道,共同出席了这一大家居建装行业规模最大的盛会。

2021年7月18日联盟在广东肇庆召开常务会议,肇庆市现代筑美家居等企业代表为联盟发展建言献策。周宇在聆听后感言:广东作为国家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,在发展产业与区域经济、改善人民生活方面一直起着引领和示范的作用。与之相匹配,广东在很多产品的设计创意和理念创新方面也走在时代最前沿,商业运作也更为活跃。

木文创国家联盟成立 木作行业将迎来绝佳发展机遇

面对一个新近创立的机构,业内人士总会有诸多疑问——木文化创意产业国家创新联盟是什么?因何而设立?对此,周宇回应道,“为了推动木文化创意开发与工业产品的融合焕新,为形成世界品质、中国制造的木文化创意产业技术支撑体系,由此创立联盟。

据了解,该联盟由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批准成立,旨在促进以我国林草产业为主线的高质量发展,提升文化创意产业木材制品的层次,促进文创领域木材制品艺术创新和技术升级。在联盟支持和帮助下,木作行业未来将迎来更多文化弘扬、品牌展示的发展机遇,与此同时行业在层次与规模上也将有较大提升。

3

2020年11月7日,联盟成立大会暨第一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

2019年4月,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木材工业研究所牵头,并携手10家单位共同提出设立联盟申请;2019年11月,经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推荐、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批准,木文化创意产业国家创新联盟正式成立;2020年5月,联盟理事会成立筹备工作组;2020年11月7日,联盟成立大会暨第一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在浙江嘉善举行。

目前,联盟拥有2家理事长单位,3家副理事长单位,以及58家成员单位。目前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长中,联盟规模正在持续扩大。

木文化创意产业方兴未艾 诸事皆备只待打通一关节

木器、木制品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历来就有着旺盛的生命力。因为从古至今,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于“木”,一直怀有某种特殊的情愫。

4

据史料文献记载,早在3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,就发现了北京人(山顶洞人)使用木器的痕迹;封建时代恢弘雄伟的那些宫殿楼宇所使用的榫卯、斗拱结构堪称奇迹;官宦富贵人家的府邸、私宅,那美轮美奂的园林中所使用的木拱廊桥,充满着生活气息;生活中用的手工木制家具、木雕作品,技艺精湛、巧夺天工……

可以说在上万年的文明演变中,中国人的生活一直有木作、木文化相伴。木质文创产品的文化意义,不仅仅在于装饰功能属性与浅层玩赏价值,而更是潜藏于人们情感深层的成长记忆中,乃至于成为了一个族群的文化基因。

而今,木器、木制品早已形成需求巨大的成熟消费市场,仅红木家具一项就已远超千亿市场规模。中研普华的研究显示:预计到2025年,中国红木家具市场规模可达1700亿左右。并给出结论,“我国红木家具行业市场规模尚未饱和,发展前景可观”。

然而,传统木器、红木家具只是木文化创意产业当中的“存量市场”,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。当前,为了提升我国木文化创意产业整体创新能力和综合竞争力,加快实现并满足由“中国制造”向“中国创造”转变的内在需求,推动中国木文化创意产业向世界舞台迈进,我们就要将最富有创造力的文化创意与设计、服务,与木材工业做深度融合,培育出原创的、鲜活的“增量市场”。

5

因此,如何能整合好木材加工制造、设备制造、木家具行业、木制品行业、木门窗行业、创意设计行业、装饰装潢行业等产业链资源,乃至建筑设计研究部门、林业科研院所、高校、出版机构等学术资源,打通并完善这条围绕“木文化”而集聚形成的全产业链就成为了目前联盟需要解决好的首要课题。当然,这同样也是木文化创意产业国家创新联盟之所以建立的价值所在。

南粤之行,收获颇丰。联盟成员在广州和肇庆了解到了广东木制品产业,与木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现状;与此同时,也有许多当地企业与联盟结识,并表达了初步合作意向。

周宇希望木文创企业,特别是联盟所属企业能在广东与当地展开更多合作,在此过程中联盟愿架起沟通和协作的桥梁。另一方面也期待联盟能发挥好平台的创新引导作用,探索产学研运行机制、创新组织模式,集聚社会力量,促进科研成果的顺利转化。